双黄奶糖卷

我只偷看你一眼

睡不着

时间尽头


仏英,时间倒流梗



人生是有趣的轮回,每个人从在水晶棺材中醒来开始,到忘记一切回归生命本源结束,谁也不会例外。
时间的齿轮就从弗朗西斯睁开眼的时候开始咬合,嘎吱嘎吱转动的是他和亚瑟纠缠不休的一生。
弗朗西斯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满是玫瑰的棺材里,玫瑰的香味浓郁,大概是刚刚换过的。刚刚醒来,太多记忆排着队涌进脑海里,大到国家社会,小到清晨的露珠,在他迟钝的脑子里自觉地排列,一点一滴地汇成一句轻飘飘的话:亚瑟。
他这才抬头对上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睛,对面的人和他一样白发苍苍,眼角眉梢却都是笑意,皱纹堆起来,弗朗西斯也跟着笑,起身亲亲亚瑟的两颊。
两个迟暮的老人紧紧抱在一起,弗朗西斯耳边是他伴侣略带沙哑的嗓音,“弗朗西斯,恭喜出生!”
弗朗西斯和亚瑟的遗忘之旅开始了。
他们每天都黏在一起,给庄园里种满玫瑰,早上醒来一杯清茶,偶尔也有朋友的拜访,生活平淡如水又别有滋味。弗朗西斯握着亚瑟的手,他看着亚瑟脸上皱纹越来越少,头发一根一根变成耀眼的金色,脾气也一天比一天暴躁。直到有一天,亚瑟系上领带,手里夹着公文包去工作的时候,弗朗西斯才意识到,亚瑟长大了。
亚瑟的工作很忙,他回家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早。弗朗西斯一个人闲下来了,他实在无聊了,从废弃的仓库里拿出画架,开始画画了。清晨弗朗起得更早一些,他常常要准备早餐,涂一个迷迷糊糊的亚瑟,还要为他的伴侣搭配西装打领结。但是他们的摩擦却一天比一天多了,从吃什么饭到几点睡觉,每一件事二人都有不同的看法,常常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架。弗朗经常一个人生闷气,郁闷地去酒吧里排遣,又担惊受怕地早点回去向亚瑟道歉。
亚瑟的工作任务一天比一天轻了,弗朗的画一天比一天受欢迎,他们的感情逐渐升温了。摩擦与争吵全都融化在一句甜言蜜语,一个轻吻里了。终于有一天,他们花光了所有买房子的钱,他们的感情也更上一层楼,他们要从婚姻毕业了。
脱离婚姻的那一天,弗朗西斯特意挑了一件蓝黑色的西服,愈加成熟翩翩。亚瑟则选了一件洁白的西服,黑白相称,一对璧人。在一个深吻过后,弗朗西斯和亚瑟各自拿回自己的戒指收进口袋里,亚瑟嘴角上扬,碧绿的眸子写满了未曾说出口的甜言蜜语,弗朗西斯盯着他的眼睛,没有由来地一阵心悸。
他们终于花光了所有的钱,如愿以偿地回到了学生时代。亚瑟远远地坐在学生会主席的位置,居高临下地瞥了他一眼,像是警告弗朗西斯不要再捣乱。弗朗西斯悄悄做了个飞吻,换来了小男朋友恼怒的眼神和红透的耳朵。
不知道从哪一天起,弗朗西斯对亚瑟的感情越来越朦胧,他心里一直火热地爱着亚瑟,可是他说不出口。亚瑟就坐在他前面,脊背挺直,诱人的曲线在弗朗西斯眼前,他吞了口口水,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讲课的老头上,却又情不自禁地看着亚瑟露出的一截脖颈,一滴汗顺着他金色的短发上滑下来,看得弗朗口干舌燥。
他们从大学毕业来到高中,从高中毕业来到初中,从初中毕业来到小学。
弗朗西斯对亚瑟的记忆也一点点在流失,亚瑟越来越冷静,他在外人面前从不露出多余的表情,孤独却又不肯示弱。弗朗西斯突然开始好奇了,亚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。
他走路也越来越慢,声音越来越尖,四肢也越来越短,他清楚地意识到,要结束了。
弗朗西斯又回到了婴儿床里,他呆呆地咬着自己的手指,他听见母亲的声音,“隔壁的柯克兰的小儿子亚瑟去世了……”恍惚间,他想,这名字真好听。
他被母亲抱在怀里,送进医院的床上,他闭上了眼睛,所有的记忆都消失了,他的生命也将不复存在。
在生命终焉,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,很大声很用力,他看着远处向他伸出手的男人,金发碧眼,不曾被岁月打磨过的容颜。
他们十指相扣,走向时间尽头。



祝亲爱的弗朗西斯生日快乐,我爱Dover一万年❤

wuli叶修
今年你十九岁了 是个大人了 可以独当一面了
不过对于你来说 最大的意义莫过于 你 终于可以登上荣耀的舞台了
恭喜你 你的梦想终于生根发芽了!
这时候的你 是最锐气的你 一根却邪征战联盟 你在最好的时光里做最美的梦
你总是在最好的时间里做最对的事情
十五六岁青春岁月你为了梦想离开家独自拼搏 二十五六岁的你洗尽铅华重新归来
陪你走过了风风雨雨 陪你从最深的谷底里一步一步走上来
这是你的荣耀

生日快乐*^_^*

独角戏 [ 仏英only ] 线下设定 短篇完结



  我叫亚瑟柯克兰,是一个机器人。

  我在沉睡中的时候,制造我的匠师经常给我讲一个又一个的童话故事。他还经常告诉我关于我的主人的事,我的主人似乎对我很上心,据说,我的程序好多都是经由他手。

  我被主人带回家的时候,是一个雨天。

  我的眼睛被主人的领带蒙上,他在我的耳边呢喃着什么,我努力想要听清,却被大雨吞噬。他抱着我,我能闻到来自他身上的鸢尾花的香气,那是一种我无法形容的味道,硬要用人类的语言描述,我只能说那闻起来很安心。

  主人轻轻拿开我眼睛上的湿透了的领带的时候,我才缓缓睁开眼睛看一看我的主人。那是个很漂亮的人,甚至比匠师家里的布偶都要好看得多,雨水打湿了他金色的头发,他鸢紫色的眸子也带着湿意看着我,我看清他眸中的晶莹,那是泪珠,从他脸颊滚落。

  我有些手足无措起来,惊慌地询问:“主人,是不是我的形象让您不满意?”

  他突然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,他的声音哽咽“并没有亲爱的,我的小亚瑟,你的一切都让我满意。”

  我伸手顺顺他的背,希望他能停止这让人心疼的抽泣。他温柔的声音落在耳旁“亚瑟,叫我弗朗西斯。”

  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安宁起来,我的主人,我是说弗朗西斯,他是个有品质的法/国男人,他的生活充满蜜意,他很少让我做家务,尤其阻止我进入厨房。更多时候是他忙里忙外,而我清闲地坐在沙发上看他弯下腰清理坐垫里的杂物,我也曾愧疚地表示我愿意为他做点家务,换回的是他温和的笑意“我的小少爷,你还是坐在沙发上吧,那儿适合你。”这时候我会感觉到人类特有的情感——害羞,可是我不会承认,我顶多只是哼一声然后坐回沙发上,因为我知道弗朗西斯喜欢这样,他会喜欢这种反应。

  虽然我不被要求做家务,可是我却被要求做一些比家务在我看来麻烦得多的事——弹钢琴。弗朗西斯经常从背后把我抱起,放到钢琴凳上,亲吻我耳后的碎发,又温柔却不容置疑的声音对我说“给哥哥我弹一曲?”我记得我第一次被这么要求的时候,紧张极了,生怕不能让他满意。挑曲子成为我最大的障碍,因为我好几次挑得曲子都让弗朗西斯露出了类似于悔恨的表情,看得我心都揪起来了,尽管我并没有心。我第一次弹的曲子就是脍炙人口的字母歌,可是就这一次弗朗西斯最为伤心,他甚至哭了出来,脑袋卧在我的肩窝里,我的西装湿了一片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哭,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,我只是握着他的手,紧紧握着。

  弗朗西斯在睡觉的时候把我当成一个抱枕,被他牢牢圈在怀里,类似禁锢一般的。他总是做恶梦,似乎是同一个噩梦,因为他每次午夜惊醒,总会更紧地抱着我,每当这时候,我总会在他耳边轻轻哼唱着曲子,一遍一遍地强调“瞧啊,弗朗西斯,我不是在这吗。”他每次都能安心下来,吻一下我的额头,放心地睡去,看着他安心的表情,我分外开心。

  弗朗西斯工作并不繁忙,即使繁忙他也会罢工提前下班,路过一家甜品店,给我买来他最爱的甜点和红茶。我问过他“弗朗西斯,一直吃这一种甜点不腻吗?”他眼神有些飘忽,最后揉揉我的头发“不会啊,从来不会腻。”

  弗朗西斯还经常躺着一楼的地毯上,夕阳衬得他的侧脸更加成熟,也更有魅力。我每次都躺在他旁边,陪着他一起看夕阳西下,夕阳下他的目光好像落在更远处,我从未触及的地方。有一次我独自在家欣赏夕阳的时候,看到远方隐约的天台的轮廓,原来他是在欣赏这有些陈旧的天台吗?我还是不知道。

  弗朗西斯对我很好,我本以为这样安宁的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,直到有一天,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。

  是一个很甜美的女孩子的声音,她有些急躁,说话很快“喂…弗朗西斯,你怎么还不来上班,彼得等你很久了…不会又要罢工?”

  我急急忙忙为弗朗西斯解释“小姐,弗朗西斯已经出门了。”

  对方沉默了一阵子,再次说话时声音有些沙哑,听起来快要哭了“…你是?”

  “亚瑟柯克兰。”

  之后的事情让我无法预料到,那位小姐很快叫上弗朗西斯来家里客厅谈论问题。那位小姐面色铁青,她重复某些问题到嗓子沙哑,弗朗西斯把我锁在房间里,似乎不想让我知道。把房间的门打开的时候,我正蜷缩在角落里,弗朗西斯伸开手,我就扑到了他怀里,他搂着我,眼底一片荒凉。

  “亚瑟,我不想离开你。再也不想了。”

  从那天起,弗朗西斯从来没有准时回过家,凌晨才回家发现坐在沙发上的我,一句话也不说,他洗了澡就进房间睡觉,也没有把我当成抱枕,更没有买来甜品给我吃。

  直到有一天,那天的夕阳美得像火,弗朗西斯罕见地早早下班回家,他给我带来了甜品和红茶,拉着我躺在地毯上看夕阳,他的手一直安分地放在我的背后,我却很紧张,莫名其妙地紧张。

  他的手摸到了我的发条处,我突然意识到他要干嘛,努力地阻止他的动作,几乎哭喊着对他说“求您了,不要让我离开您!求您了……”

  我原以为一个机器人没有眼泪,可是我确实流了很多眼泪,我觉得快要崩溃了。

  弗朗西斯没有回答我,他的眼神绵长忧伤,他扭了两圈,发条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,我感激地看向他,还没来得及出声,他立刻拔下发条,扔向一边。连同我一起,扔向一边。

  他离我很近很近,我努力地向那边爬着,他再也没有看我一眼,专注地盯着火红的夕阳和夕阳下的天台,突然我的眼睛盛不进去光了,他好看的侧脸一点一点被黑暗吞噬,我再也动不了了。

  唯独听觉还能支撑一阵子,我听到了他凄厉的吼叫。

  他一遍一遍地喊着我的名字,一声比一声凄厉,可是我从一开始就明白,那从来不是在喊我。

  最后我连声音也听不到了,沉默地坠入黑暗。

  我比谁都明白,我和弗朗西斯在装潢华丽的舞台上,拿着各自的剧本,演绎着属于我们的、属于寂寞的夜的独角戏。